2014年3月17日星期一

如果中國有一位弱勢總理,世界會怎麼樣?


自朱熔基起,中國總理在經濟上都是極為強勢的,定於一尊,在記招上吟詩作對,霸氣外露。

李克強的第二次記招,極度弱勢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不要說今年再無去年那些豪言壯語,整個言論小心翼翼;在去年,他可以主動延長,而今年,他兩次提醒“要吃午飯了”,草草收場。溫家寶的記招都是到一點多的,從來不管吃午飯的問題。

去年,李克強只對提問外國記者說了一次“你的中文很好。”

今年,他說了三次。明顯是想拖時間。

今年,對於最關鍵的兩個問題,債務風險和經濟增長下限,他用的是反問句“我怎麼會不願意呢?”和“為什麼不可以達到呢”?這是極度沒有信心的表現。

如果中國未來幾年有個弱勢總理,世界會怎麼樣?

馬化騰缺席人大值得關注- 2


上文貼出後,700和恒指跌多少,就不用說了。重要的是, 700在去年,在馬化騰當選人大代表後,是只升不跌的,一但轉跌,而且連跌,是很大的趨勢改變。

在美國,經濟利益的議會lobbying 很重要。中國沒有議會政治,所以這個現象基本不存在。

唯一的例外,是互聯網,背後的原因太複雜,可以參看前文。

今年兩會,“舊經濟”的代表炮轟互聯網,全面圍剿。馬化騰是業界唯一代表,他不反擊回應,等於主動避戰。

騰訊說他是腰疼,不能參加。

但人大不是高強度會議,馬化騰到京後,可以遲到早退,舉舉手,不發言。就算不到場,也可以提交議案,提醒人們,互聯網界能發出自己的聲音。

這本來就是中央給他的機會,非常重要,而且珍貴。

他放棄了自己的權利和權力,放棄了在這個最重要的爭議關頭,為自己的業界發出聲音的權利,讓人很難理解。

因為很難理解,所以背後才一定是出了很大的問題。

2014年3月5日星期三

小姑娘最好能不死---兼论治疆方略

(1)

昆明惨案被转新疆小姑娘的命运,无疑将对新疆问题的处理解决影响深远----如果她经公审,公开处决,汉人虽然解气,但将为维族极端份子塑立一位圣女式的民族英雄,启发更多的黑寡妇前仆后继。历史告诉我们,从法国贞德,韩国金重根,以色列立国,都告诉我们,这样的烈士一旦出现了,都是后患无穷。

反过来,如果她能被感化,公开忏悔,去维族区,全国,甚至全世界,现身说法,自己如何受蒙蔽,那对东突将是一枚重磅炸弹,威力无穷。

上个世纪,北韩女间谍制造飞机爆炸,导致200多南韩人丧生,被抓获时试图自杀。但她还是获得特赦,全国上电视忏悔,最后还和审讯她的安全部官员结为夫妻。这是南韩在宣传战攻心战上的重大胜利。

特赦这位小姑娘,在目前民间气氛无法做到,但应该最多判死缓。然后在漫长岁月,通过家人,族群慢慢攻心,成为民族和谐的重要资产。如果有重大贡献,也可以特赦,成为佳话。

这是复杂而重要的系统工程,应有专门机构进行。然而,今天云南省委书记迫不及待公布,小姑娘已经开始交代了。无疑将令往后的工作陷入被动。

新疆问题,涉及国家安全,怎能由地方政府来处理?在美国,这样问题肯定是由国土安全部门统筹的。云南的粗暴做法,正暴露出为什么中国的新疆治理会失败,就是没有用心。

(2)

新疆治理失败,恐怖份子越来越多,范围越来越广,让人难以理解。

维族信奉的教义并非原教旨主义,是比较温和的。极端主义在族内没有市场,而中央对新疆投放的人力物力越来越多,怎么还会出现那么多成建制的恐怖份子?

究其原因,是中央的新疆政策思路陷入严重误区, 或者说,是被利益集团严重误导了, 片面强调经济发展, 等于是在做无用功,甚至导致情况恶化.

从全国利益来说,新疆所需要的并不是发展,而是稳定。而新疆是资源经济,就算不发展,财富也是埋在地下,对全国利益无损。

由于文化原因,维族人的经济意识远较汉人落后,片面强调经济,维族人并没有受惠,反而因为贫富悬殊加剧,更加刺激极端思维。中央近年来大幅增加对新疆援助,实际并没有落到维族人头上,而大都为汉人利益集团瓜分。

有一组数据让我震惊,新疆清真寺的人口比例是每500人就有一座,远远高过中东的每1200人一座。新疆清真寺的数目,是当地中小学的三倍。

在唯经济论的指导下,中央在新疆投入的大量资源,都用在经济活动领域,而属于精神层面的学校,民生的医院,文化的文体设施,则无人问津。汉人都是来发财的,没有人会想来这里教书,行医,传播文化。

应该如何治理新疆?

首先,应该避免让新疆政策受当地汉人利益的劫持----他们只是很小数的团体,和全国的长治久安相比,微不足道。

其次,钱要投到真正需要的地方,用在当地民生,教育,文化。高薪从内地聘请大量人员,从事这些工作,也促进融合。

最后,鼓励维族的经济造血功能,对民族企业免税,扶持当地工商和企业家,予以向上,充满希望的土壤。有了自信和尊严,极端主义自然没有市场。

2014年3月4日星期二

周之覆滅


周案的公諸於世,只剩下最後一張紙了。唯一的懸念是,是在人大會議期間,由中紀委公佈,還是如2012年薄案一般,在312日總理記者會上,以 “境外記者最後一問”方式“不經意”的公佈。

如果是後者,還有一些餘波。李克強正在逐步被邊緣化,如果由他來揭露這條重大消息,重振民望,顯然不符合習近平的意圖。

周案的處理,一步步展開,盡顯習近平政治家的氣魄和手碗,如果能完美收官,可以說是挽救了國家和黨。他在歷史上的評價,可能不低於鄧小平。

周案其實已經進入下半場。

中央巡視組之前一句,“三峽集團問題嚴重,有前領導人干預招標”,讓我浮想連連。

周的問題如此之多,他是如何上臺的?他自己已經退休,那之前提拔他的領導人,是否需要追究?

馬化騰缺席人大值得關注

(1)
騰訊股價來到今天,已經是靠幻想支持,實在不能有任何行差踏錯。另一方面,在中國經濟前景不明朗情況下,港股長期以來都是靠該股“單天保至尊”,如果出現問題,牽動廣泛。

而馬化騰缺席人大,就有可能是導致出現問題的一種情況,後果可大可小。

馬化騰去年當選人大代表,是首位互聯網人士進入國家權力最高機構,同時騰訊股價開始騰飛,內在不無聯繫。

(2)
中國互聯網經濟興盛,背後和中國的政治,社會特色息息相關。

首先,中共主流媒體的公信力低,導致網絡媒體在內地認受性更高,先天地,就有利互聯網發展。

其次,中國商業法制不健全,契約精神低。在外國,線下的商業活動,比網上商業活動可信度更高,而在中國,情況正是恰恰相反。互聯網金融,網購,在外國會因比網下的同類業務可信度更低,而難以發展。而中國是網上的活動,可信度更高,從而高速增長。

第三,互聯網經濟,是中國幾乎唯一一個沒有國有資本參與的行業。中國其他的行業,或多或少,或在上游或在下游,都受到低效的國企把握,導致資源價格扭曲,市場機制受損。在一個非市場主導的經濟模式中,能夠享受徹底市場經濟好處的互聯網業,在和其他行業競爭資源時,就有明顯優勢。

第四,中國當局對互聯網監管非常寬松,對比網絡媒體和電視報紙,對比網上理財和銀行的同類監管,甚至在遊戲方面,手機遊戲率先廢除了內容審查,而文化部對紙媒的色情暴力內容仍然是監管嚴格。背後的原因,一方面是官僚不想自尋煩惱,無法適應互聯網不斷推陳出新的內容,另一方面,增加監管不會帶來額外的利益。這樣就客觀造成了,以互聯網載體發展的傳統業務,能享受更多的監管套利。

第五點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外國的互聯網行業的特徵是創造性毀滅,不斷有新的顛覆者各領風騷。但中國官員習慣計劃思維,講究扶持龍頭,做大做強。在2003至2005的草莽時代,中央沒有特別關注互聯網公司,但當2010年後,三大巨頭已經勢成時,中央無法忽視,只能加以扶持,保護,培養成利益代言人,同時打壓境外的互聯網勢力。

另一方面,互聯網文化的草根精神,容易激發起標榜叛逆的企業,這在國外是常態,但在國內是不允許的。十年來,大浪淘沙,早期富有叛逆精神的互聯網站,例如博客中國,新思路等,都在當局的打壓下走向沒落。而一直積極向組織靠攏的BAT,則日益成為中央信賴的夥伴。

(3)
可以這樣說,互聯網行業在中國是前途無限的行業,而這個行業,本身又是處在一種特許經營的模式中。而這種特許經營的牌照,由於歷史因素,只頒發給了寥寥無數的幾個巨頭,他們的價值,可以說是不可限量的。

他們業務增長潛力的唯一上限,就是有一天突然失寵了,失去了政府的歡心,寬鬆監管,和刻意保護。

馬化騰缺席人大,當然不是說他失寵了,或即將出事了,從而“被請假”,當局讓他消失公眾視線中。

但是,他缺席這個重要場合,失去這個展示自己政治影響力的機會,唯一的可能解釋是,騰訊所公佈的腰傷舊患,真的相當嚴重。

這對這類寄前途威望於創辦人一身的互聯網企業來說,當然不是好事。

2014年3月1日星期六

評星之結局

終於看完了,原來是這樣的結局。編劇太牛了。讓人感嘆時間,人生,愛情,命運,又妙趣橫生。

韓劇威武。

另外,這個結局在科學上我是接受的。不服氣的人可以去看看劉欣慈的三體,第二集。以地球人的科學水平和理論,去質疑外星的科學和理論,是很可笑的。那些說蟲洞理論不通的人,是忘了地球科學理論的局限性,根本不能用來質疑外星技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