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

4月5号到4月7号写的感想

4月7号写的

回故乡三天,感受三句话。一,土豪越来越多。二,经济越来越差。三,只有股市才能救中国。

故乡的亲戚朋友,早富的不在少数。但见到连以往以为是经济条件很差的,也开着豪车,住着装修非常好的大宅,不免自惭形愧。去香港的,几乎是经济条件最差的。

财富主要来自拆迁赔偿。我们那个区,成为了规划的金融区和政府中心。乡下的宅基地换成了城区的几套住房和百万计的现金。这些赔偿过往只是概念上的,但政府逐步兑现,纸面富贵成真。

但经济的萧条是显而易见的,几乎在每个人的口头上。大量铺面空置,餐饮惨淡,年轻人一直找不到工作,尽管开着好车。才待三天,亲戚朋友工作中, 我就听到了两个裁员一半以上的案例,一个是四星酒店,一个是房企。

中国09年到13年的大放水,资产价格价格膨胀,有钱人越来越多,越来越有钱,但金融只是虚拟运行,和实体经济脱节。

在之前所有阻止金融脱媒的努力失败后,股市,是剩下的唯一能让存量财富投入实体经济,盘活经济的方法。对比僵化的国企银行放款,资金流入股市,至少理论上能以更市场化,更有效率的方式刺激经济。加大直接融资是三中全会提出方向。

中国股市必须升,而且必须现在升,并且不能跌,现在是土豪的财富换成社会财富的最后机会。否则皮之不附,毛之焉存。中国政府有一千条理由把股市推上去,而见不到有一条理由压制股市的上升。

土地泡沫的爆破,后果比股市泡沫严重得多。如果能让土地财富,有秩序地逐步向股市转移,那还将延缓土地泡沫爆破的时间,如果在这个过程中,还能把经济起动的话,那两者还有机会皆存。

用股市泡沫来替代必然爆破的土地泡沫,是中国政府的唯一选择,否则就是坐以待毙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4月5号写的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来说说,为什么觉得恒指今年可能冲破三万点,甚至破07年的高位。当然,也许一年过后会发现错的离谱。首先,要从内地说起。内地最近发生了一些之前会觉得不可思仪的变化。可能比较长。

第一,中证监在3月20日,上证升破3600点时,说此轮上涨是必要而合理。这句话威力无穷。放眼全世界,不会有任何官方证券机构说这种话。这句话的实际含义是,3600点的价位,中央可以包底。股市只准升不准跌。

这并非不可思仪。内地有十多万亿的信托产品,其中有过万亿是烂帐。但内地一直实行刚性兑付,每到信托资产出了问题,总有神秘机构出来包底。基本没出什么事。这是潜规则和默契的威力。

中证监的表态,实际上等于是刚性兑付。问题是,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这个信息?

第二,内地孖展的理论上限是一点五万亿,现在已经破了。就算去年券商资本额增加,最多也不超过两万亿,很快也破。人大前,官媒和中证监一直叫人不要借孖展,现在已经爆了。反而只字不提。

3月18日,中证监推出券商股票质押指引,券商借出融资额不能超过净资本两倍。表面上是限制了借贷金额,但有分析指实际上是增加了,因为之前只是一倍。现在看来这个版本才是真的。

内地券商孖展理论上限的计算非常复杂。有受制风险资本和净资本比例,有净资本和净资产比例,有受制借出额和净资本比例等。按最后一种算法,新规则大概增加了6000亿的孖展额度,有原来的1。5亿增到2万亿以上。

到现在为止,a股最大的风险就是中央限制孖展,和要求已经违规和爆额的孖展强制平仓。119只是流露出这个意向,股市就暴跌7%。

在孖展已经快用尽的时候,中央雪中送炭,为其吊命。明显是想股市升而不想跌。

为什么?

第三,地方债是中国金融最大风险。中央推出一万亿地方置换计划,其实等于是债务重组。银行展期,减息,必且有挤出效应。但上礼拜李可强宣布可以社保基金买地方债,上述问题迎刃而解,在金融层面完美解决,尽管在道德层面大有问题。

地方债置换最大的目的,是为股市解除后顾之忧,增强信心。问题是,为什么要这样做?

第四。3月15日,李克强在人大记者会说,房地产是刚需。刚需一直只是民间的谈笑语,什么时候成了官方定性了?

房地产有金融属性,也有民生属性,有基本的居住需求,也有升级的改善需求。公屋可以是刚需,居屋不可能是,至于私樓只能市场解决。这些需求是不同层次的,说它们是刚需,等于打包了。

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,李克强竟然欢迎提问的外国记者来中国置业。因为敏感的政治问题,而且怕抢高楼价,全世界政府都不可能公开鼓励境外人士来买楼。

更何况,之前因为担心热钱涌入,中国对境外人士置业,一直是不鼓励的态度。
现在一百八十度转变是何理?

之后再写,为什么这些很可能导致恒指今年破三万点。

=============
4月6日写的
--------------------
我再说说,为什么觉得,今年恒指有可能破三万。这是二之三篇的笔记。上篇已经归纳了一些a 股政策面的异动,虽然很微小,但流露出一些很以往政策截然不同的性质。

再说一些a 股的基本因素。除了政策面以外,这些基本因素是不能或缺的牛市成因。主要有两个很重要的基本因素在发生作用。

第一,现在a 股的情况和2007年的情况很像,都出现了一套所有人深以为然,到目前都没有人,也无法反驳的牛市理论体系。这理论一旦提出,对整个市场影响深远,要到这个理论幻灭,起码要一两年的时间。

2007年a股牛市的指导理论,是人民币资产的价值重估,结合当时的商品牛市和中国制造业的如日方中,所有人都被迷惑了,深信不疑。

2014年至今的a股的指导理论,是无风险利率的下行。至少在目前我还没有见到任何反对的观点。
在2009年到2013年,我还从来没有见到市场上出现过一个这样一面倒的观点和理论体系。

我是这样理解这个理论的,无风险利率,并非真的全无风险。而是反映整个社会经济政治制度的系统风险。美国制度让人信赖,所以美国国库券息率一定低过中国。

中国无风险利率的下行,反映的是市场对共产党政权和整个社会制度的信心加强,对整个系统性风险的溢价,要价低了。

中国有120万亿的存款,差不多数字的房产价值,11万亿的信托,20万亿的银行理财。无风险利率下行,导致这些钱要开始流向股市。过去余额宝利率都有六厘,中石油息率不过五厘,怎么还会有人买股票。

第二个很重要的基本因素,是a 股又来到了牛市周期。

内地股市是1991年出现,之后一直维持“牛市两年,熊市五六年,牛市两年,熊市五六年”的规律。

例如91,92年是牛市,之后一直跌,96 ,97牛市,然后再跌。04年复苏,07年大跌。到13年刚好六年。
为什么跌六年后,就会出现牛市,我的理解是,这刚好是一代股民心理疗伤所需要的时间。同时,六年时间,也刚好可以培养出新一代对股市完全没有负面记忆的股民,和足够的购买力。

例如,内地基金经理和卖方分析师,平均年龄是三十岁左右,也就是说,大多没有经历过08年的大跌。内地现在涌进来的新钱和新股民,相信也大都没有08年以前经验。

他们现在战意正浓,越战越勇,没有任何风险意识,直到进入下一波循环。这也是a 股牛市一旦启动,很难停下来原因。

在任何一个成熟市场,拥有完整牛熊经验的投资者才是值钱的。但在a股,经验并不值钱,整个市场也20多年历史。整个市场不成熟,所以和市场心理博奕是有利可图的。

上述的想法写下来,是想挑出逻辑上的错处。但目前还找不到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也是4月6日写的

关于恒指今年可能破三万,把最后的一些想法写下来,这是三之三篇的笔记。希望不要错的离谱。不过写下了,将来至少会知道错在什么地方。

前两篇说了,a股出现大牛市已经势不可挡,这是大前提。

不过按a 股以往的规律,牛市一般两年,然后暴跌。期间升幅都超过一倍。也就是说上证很可能在15年升到5000点,然后16年大跌。这是不符合中央利益的,因为国企改革和股票注册制最快今年启动,明年才开展,如果股市进入熊市,就没人来买单。

从中央角度,这轮股市牛市起码要维持到2017年,召开十九大之前。

以下纯粹猜测。我只能说,只能看它是否符合逻辑的。因为中央怎样想,谁是中央,外界也不知道。

直接调控股市,已经证明是不可行的。2007年中央试过,证明无效。现时可以看出来中央的倾向是泻洪,引导资金买港股。可以把a 股的牛市搞久一些。例如港股通基金放行和批准买险资创业股。如果是这个方向的话,之后甚至还有鼓励措施。

从另一个角度,06年a 股大升,07年港股才受带动(指817直通车消息前的升势),证明次年传导机制才起作用。如果加上有秩序有组织的泻洪,是有可能表现好过07年。

以下纯粹胡说八道,因为很多数字,我也不一定记得正确。

上证3600的时候,a股整体市盈率21倍,如果升到5500点,大概30倍。离07年约40倍仍有距离。事实上,在08年以前,a股大部分时间都是在30倍以上。

港股现在大概16倍,按相同比例,如果一直维持低a股三分之一的估值,那么在a 股达到30倍,上证5500点时,港股应该去到20倍和恒指三万点的水平。前提是,a股的确存在牛市,和传导机制发生作用。

以上的想法,我现在更关心的,是它在什么下不会成立。

1 条评论:

very cash 说...

牛市是買出來的. 大買家越不怕 牛市便越久。估計到2020。